儿童疫苗接种该不该打? 作者:陈思廷<台北医学院药学系毕/中华民国註册药师/美国威斯康辛州立大学食品营养硕士> 疫苗接种拿什么来爱你

在亚洲长大的人,大概一有疫苗就会争著打,从小在台湾长大的我也从来没有听说会有人拒打疫苗的,到了加拿大,才听说有家长拒绝给自己的小孩打疫苗,原因是害怕疫苗副作用后遗症,除了因為急性过敏造成的猝死风险外,还有疫苗中普遍含有的有机汞,也被疑似具有提高神经病变的风险,另外,其中所含的福马林(formaldehyde),也是致癌成分,另外,在1998年一份发表在探针医学杂誌(The Lancet)的研究报告指出,疫苗注射可能与自闭症的发生有著密切的关系,研究报告针对多种不同的疫苗的注射与在注射后随即出现自闭症问题的关系分析,显示疫苗可能会引发自闭症,这样的研究报告一发表,许多北美的父母便开始迟疑不让自己的小孩接种疫苗,疫苗不良反应困扰着他们,然而这样的恐慌,却也带来另一个更可怕的后果,随及而来的是,美国儿童麻疹及德国麻疹的罹患率明显增高,在疫苗与副作用的跷跷板两端,也让许多父母陷入了两难,美国疾管局在分析了多项研究报告后,证实疫苗施打与自闭症的发生,可能是一种巧合,因為2-3岁是儿童接受最多疫苗的时间,但也同时是自闭症儿第一次出现临床症状的阶段。不过疫苗与自闭症之间是否有关系,其实还是让很多人担心,不过这些都是机率问题,疫苗的施打对绝大多数人,似乎都是安全的,然而,如果你就是那个发生过敏的人,那麼不幸的发生率在你个人身上就是100%,这样的逻辑说起来有点奇怪,不过,如果你对鸡蛋过敏,那麼施打疫苗可能就会要你的命,99.9%的疫苗是以有机汞及福马林(formaldehyde)做為防腐剂的,对於体质敏感的人或是抵抗力较差的人,都可能会有不良反应,过去较常见的案例就是四肢瘫痪的神经病变。疫苗的开发成本是很昂贵的,因此一个新的疫苗被研发出来,一定会在医学界或是配合政府卫生单位大力推广,大规模施打才能使昂贵的投资达到损益平衡,疫苗的研发也是一种战争,如果一个新的传染病发生了,全球各大药厂及先进国家政府也会纷纷拨款竞相投入开发行列。

疫苗该不该打?这是天平的两边,疫苗所能预防的疾病之严重性与疫苗本身的风险之间的轻重比例,过去的疫苗,如天花、麻疹、百日咳、小儿麻痺、破伤风、狂犬病等,由於罹病对生命的威胁及遗留下来的严重后遗症,远比疫苗可能发生副作用的比例数字高出许多,施打疫苗的必要性就相对的重要,不过随著医学及商业利益的不断进步与抬头,许多严重性不高的传染病也被疫苗开发商锁定為目标,比如每年都要更新的感冒疫苗,而最近最热门的莫过於H1N1新型流感疫苗,然而随著病情的明朗化,渐渐发现,H1N1流感的重症发生率及死亡率并不如想像中的高,由哈佛大学公共卫生系教授Dr. Marc Lipsitch在PLoS Medicine公卫科学杂誌所发表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H1N1的死亡率為 0.08%或更低,仅為一般季节性流感的0.1%的一半多,因重症需要住院的比例也只有1.44%,然而各国政府与药商大量投入的疫苗研发经费,在这种已被证实是低风险传染病的情况下,加上仅有三到四个月的开发及临床试验时间,又深怕人们开始发现施打疫苗的不必要性会让疫苗滞销的情况下,也只能硬著头皮鼓吹人民施打新流感疫苗,加拿大政府在财政预算吃紧,医疗服务纷纷缩水的情况下,竟然破天荒的提供全民免费施打,在刚推出的几週,的确有些民眾挤破头排队打疫苗,然而随著不良反应的纷纷出现及感冒严重性数据的降低,施打疫苗的意愿也就急遽下降,最后政府还要花钱买广告,宣导及鼓励打H1N1疫苗,其实整个H1N1疫苗的开发、人体试验到正式施打过程,极為草率,也显现出所谓正统医疗界(allopathy)的黑暗面,大多数国家,对於死亡率是H1N1两倍高的季节性流感都不提供全民免费施打的措施,相对於一般季节性流感,都已累积有多年的临床安全数据,如一般新药要上市,由研发到人体试验、政府申请核可到上市,最快也要2-3年的时间,而H1N1疫苗却只花了3-4个月时间,不晓得这麼大的人体临床试验,把人民当白老鼠的利益掛帅作风,H1N1疫苗该不该施打,其实人们心理应该要有一把尺,而非随著政府、药商因為暗藏利益平衡為前提的宣导而起舞。
其实得流感并不可怕,只要身体随时保持良好的免疫力,根据临床统计数据显示,每年感冒一两次的人会因為刺激免疫系统的活动而降低癌症的罹患率,感冒对一般西医来说,除了抑制症状的止痛退烧药、抗组织胺对抗鼻塞流鼻水及止咳药外,再者就是与抗生素一样都会產生抗药性的抗病毒药物,并没有所谓可以帮助缩短感冒病程、降低感冒严重度或併发症的药物,在自然疗法中,针对提高免疫力,抑制病毒的生长的作用机转下,能有效的降低感冒併发症的发生率,缩短病程,这些天然的药物包括紫锥花萃取物、葡萄糖酸锌,还有很多人认為可以强化体质的西洋蔘、维他命C及可以直接抑制微生物生长的大蒜,这些成分在有效剂量的使用下,却是能达到传统西医都不容小看的效果,不过无论是传统西医喜欢使用的克流感抗病毒药或是自然疗法医生选择的天然本草机能配方,越早使用,就越能发挥效果,当第一症状出现48小时后使用,大多无法发挥令人满意的效果,相反的,有些人在感冒最初期就会感到鼻咽部的灼热感,其实此时病毒已开始进驻宿主体内,进行复製以提高浓度、加重病情,此刻使用抗病毒或是以提高免疫力的抑制病毒生长的药物,都能发挥最佳效果,等到48小时后,病毒浓度早已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境界,这些杀病毒药物或是提高免疫力的本草,所能发挥的效果就变得很有限。

回到主题来吧!疫苗该不该打?一个简单的原则,得病后的死亡率及后遗症的比例,就拿无可避免的一般季节型流感来说,死亡率都只有0.1%,这麼低的发生率加上每年感冒疫苗该用哪一型的都是用猜的,也就是打了也不一定有用,打疫苗的必要性是不是就更低了,毕竟疫苗中除了活性的减毒成分外,再者就是直接打入抗体,而其他辅剂包括鸡蛋成分、福马林、有机汞及鮫鯊烯等,以注射方式直接进入血液中,都是具有风险的,然而面对危及生命的可能性高的传染病,例如麻疹、德国麻疹、肺结核、破伤风、B型肝炎(会提高百倍罹患肝癌的机率)....等,这些疫苗辅剂可能產生的副作用相对於疾病本身也就微不足道,面对死亡率仅小於0.05%的新型流感,是否有施打疫苗的必要,其实经过笔者的一番分析,相信大家心理也该有谱了。

作者:陈思廷
台北医学院药学系毕,中华民国註册药师,美国威斯康辛州立大学食品营养硕士,美国营养师学会会员,美国生活形态学会(AALC)体重控制顾问 、美国顺势疗法学会会员、加拿大健康食品协会会员、加拿大自然医药学院及健康食品协会认证之健康食品指导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