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种卡介疫苗以预防传染病在今日似乎是必须的,但是,事实上大部份传染病的罹患率在疫苗发明前就已因卫生环境的改善大為降低。疫苗接种的利弊在今日大量注射的情况下渐渐显现,许多医师也渐渐了解到疫苗的伤害性而建议父母不要让孩子接种某些疫苗。最近读了一本有关疫苗接种的书《接种疫苗的代价》(What Price Vaccinations What they don't want you to know!;作者:Simone Delarue;出版社:Happiness Press),如果我早一点看到这本书,我会重新考虑是否让我的孩子接受卡介疫苗的接种。

这位个案妹妹在卫生所打完卡介苗已经4个月了,疤痕还无法完全癒合,且有红肿之情形,让父母非常担忧…因為卡介苗结核活菌生长非常缓慢,所以副作用的併发症不见得是打完卡介苗后1、2个月就发病,可能半年后、一年后,甚至两年之后才发病,这时候除非曾经碰过类似疾病的医生会有所警觉,不然大部分的医生可能想也没想到,竟然是常规注射卡介苗的细菌在作怪。有些孩子的卡介苗注射处,确实会恢复得比较慢些(原因不明:可能是注射量过多/技术问题/体质问题/菌株问题…),不论恢复得快或慢都不代表未来不会有副作用的发生…还是需要细心关怀孩子的变化。关於疤痕超过3个月还无法癒合,且有红肿感染之情形,建议父母可洽贵县市之卫生局疾管科,转介有治疗经验的医院诊治,以期对症治疗。希望妹妹早日康复! 儿童疫苗接种该不该打?疫苗副作用后遗症,疫苗不良反应,疫苗之殇之跷跷板篇

10299954_273192799520819_7062101591258091362_n.jpg

目前常见疫苗是病原体疫苗,也是目前最常见而古老的一种疫苗。这种疫苗又分為两大类:1.减毒疫苗2.去活化疫苗 疫苗接种拿什么来爱你 1.减毒疫苗:减毒疫苗是通过加入化学药物以及生物製品混合细菌、病毒,把细菌病毒的毒副作用减低,成為无病原性的细菌或是病毒,產生所需要的免疫力。由於这疫苗是活的,所以减毒过程要求很严格,稍有不慎,就会引发注射疫苗的致病风险。因為细菌、病毒容易变异,变异就可能產生毒素,导致疫苗注射者因為注射变异疫苗而產生新的病。就算是在减毒正常的情况下,细菌、病毒也有转变成有害致病体的危险,临床很多病例表明了这一点。
常见的减毒疫苗包括:卡介苗疫苗、沙宾疫苗、麻疹疫苗、腮腺炎疫苗、甲肝疫苗、风疹疫苗、乙型脑炎疫苗、口服狂犬病减毒活疫苗等。
以「白百破」疫苗為例,最常见的由白喉、破伤风、百日咳的三合一的疫苗。这种疫苗裡含一种名為「硫柳汞」的防腐成分,「硫柳汞」的水银含量达49.6%,常见於一般幼儿疫苗,它的副作用是导致严重自闭症、发炎性肠道疾病和癲癇、严重急性神经异常、智慧发育严重或者中度障碍、急性脑病变、不可逆性的半身不遂、休克。
2.去活化疫苗:去活化疫苗就是人类利用化学和加热的技术,把病原体杀死,混合化学及生物製剂做出来的疫苗。常见的去活化疫苗:B型肝炎疫苗、百日咳疫苗、狂犬病疫苗、流感疫苗、霍乱疫苗等。这类疫苗容易引起过敏反应,并且难引起有效的免疫力。比如:B型肝炎疫苗可引起急性心包炎、关节炎、血小板减少、红斑、肾小球肾炎、血管炎等(这是西医称為安全性很高的疫苗)。疫苗除病原体疫苗外,还有纯化的次单位抗原疫苗、基因重组表现的抗原疫苗、合成胜肽疫苗、基因重组载体疫苗、基因疫苗等。

卡介苗接种和复查的时间(一)卡介苗接种时间卡介苗一般在你的宝宝出生后24小时内进行接种,接种部位是上臂三角肌外侧。中国卫生部规定:没有接种卡介苗的宝宝,如果还不满3个月,可以直接补种;如果在3个月~3岁之间,要进行结核菌素(PPD)试验,结果为阴性就可以补种;4岁以及4岁以上的宝宝就不再补种了。(二)卡介苗复查时间不管你的宝宝是什么时候接种的卡介苗,3个月后你都应该带他到指定的卫生防疫机构进行卡介苗接种后的效果检查,确保卡介苗已经种上,这叫卡介苗复查。

1513816_254285071411592_134720300_n.jpg

这是日本為卡介苗特製的接种器材。对於卡介苗造成不良反应的研究说明:除了孩子体质、疫苗种类及注射量、接种方式及技术、还有接种年龄...都是导致不良反应的因素!接种时年龄愈小、注射太深,则发生率愈高。
台湾跟日本同样使用「东京172」菌株,但日本產生严重副作用的机率却小於百万分之一。日本对於药害作用的通报推广不遗餘力,而人民积极参与公共卫生教育的政策对话与决策过程,蔚為公民运动。此举不单為了保护孩子的健康和安全,更促进日本政府加强安全把关与善尽行政责任的积极作為。
所以日本的卡介苗接种政策改革為:一、日本宝宝接种卡介苗是使用九根小钉子的器具,和台湾使用针筒式皮内注射有所不同,这种「戒疤式接种」方式,可避免接种太深的问题。二、日本宝宝接种卡介苗的时机是宣导在三个月到六个月之间,这种「延后接种」方式,可避免年纪太小免疫功能尚未稳定的问题。
而我们呢?既然选择跟人家用一样的菌株,却不愿意接纳人家為卡介苗接种政策的改革,怕增加接种成本?怕拖延太久,会降低接种意愿?所以运气不好的孩子该被牺牲伤害?身為受害孩子的父母,愿意站出来发声,我们很感恩有人同理给我们支持,当然也有不了解实情给我们指教的人,一样谢谢您们…或许有人认為我们只是吵著要糖吃的小孩,对於这样的指教当然让我们感到非常伤心,最近我也迷惑是不是该為一丝的尊严放弃这个组织!?这时我想到孩子一路来所承受的伤害及初期长辈的不谅解…那时我的父亲这样阻止我说:孩子手术了2次及长达半年的治疗很苦,但已经造成,接种救济敷衍地在事发一年后给了10万,虽然不及你们付出及损失的,但至少你还有那10万,如果你硬要跟这个大体制对立,10万不够你用,你还会身心俱疲,值得吗??我这样回应我的父亲:在孩子漫长的就医及治疗过程中,您有看到疾管署给我们任何协助吗?您知道在我们之前已经有100多位受害孩子吗?您知道未来每年还会有20~30位受害孩子持续產生吗?我知道我拿了不无小补的10万可以轻轻鬆鬆继续我们的日子,但未来这样的受害案例会持续发生,我们不能视若无睹,我也必须给我受害的孩子未来一个交代…有一天她会因為这样显著外露的伤疤感到挫折,我希望那时我能坚定的告诉她:因為你特别的经歷,让我们有机会发声,帮助未来的孩子减少一点伤害,帮助受害的案家得到多一点协助,妈妈以你為荣……我很感谢我父亲后来的谅解,我不能辜负他的支持……如果司法有正义,对於造成精神伤害的国赔案30万若能胜诉,国赔金额扣除律师及相关诉讼费用后,我们家人已达成共识将全数捐赠给弱势团体。一个巴掌的精神伤害赔偿都不只30万,这个金额是要告诉国家,我们在意的不是赔偿的数额,而是国家对卡介苗接种的流程、施打年龄,以及施打卡介苗之后遗症的宣导与协助受害者处遇的规划,都应该彻底检讨并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