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写东西了,不是不想写,而是不知道该写点什么来描述我此刻的现状,懒惰,不思进取、安于现状,这些词用在我身上来形容也不足为过。仔细翻看了几年前写下的文字和照片,有种让我无地自容的感觉。我很兴庆博客这些年我一直都未间断的维护和记录着,所以才会让我对自己这些年的生活有了个回顾、总结、反思、甚至有一种展望今后怎样更好生活的冲动。  我是一个喜欢完美的人,有着自己的追求,总想着把所有的事情都做的力...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能拍下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千钧一发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有隐形翅牓把眼泪装在心上会开出勇敢的花可以在疲惫的时光闭上眼睛闻到一种芬芳就像好好睡了一夜直到天亮又能边走着边哼着歌用轻快的步伐沮丧时总会明显感到孤独的重量多渴望懂得的人给些温暖借个肩膀很高兴一路上我们的默契那么长穿过风又绕个弯心还连着像往常一样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最想要去的地方怎么...

 想悦己,你得先弄清楚究竟“谁”是你自己:也许你和我一样有过这种经验:一件起初看来会让自己开心的事,最后却反而让自己痛苦。比方现在大家都在热议ipad和iphone4,假设我想我也可以拥有一件,必定会很快乐。于是我高高兴兴地跑去排队购买,结果排队时被人插队,踩到脚,日晒雨淋,终于轮到我了,却说卖完了。我可能因此变得好生气。好愤怒,原本想要悦己的事,结果变成虐己。&...

   我的理想家庭要有七间小平房:一间是客厅,古玩字画全非必要,只要几把很舒服宽松的椅子,一二小桌。一间书房,书籍不少,不管什么头版与古本,而都是我所爱读的;一张书桌,桌面是中国漆的,放上热茶杯不至烫成个圆白印;文具不讲究,可是都很好用;桌上老有一两枝鲜花,插在小瓶里。两间卧室,我独居一间,没有臭虫,而有一张极大极软的床。在这个床上,横睡直睡都可以,不论咋睡都一躺下就舒服合适,好象陷在棉...

   一群豪猪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挤在一起取暖;但是他们的刺毛开始互相击刺,于是不得不分散开。可是寒冷又把他们驱在一起,于是同样的事故又发生了。最后,经过几番的聚散。他们发现最好是彼此保持相当的距离。同样的,群居的需要使得人形的豪猪聚在一起,只是他们本性中的带刺的令人不快的刺毛使得彼此厌恶。  他们最后发现的使彼此可以相安的那个距离,便是那一套礼貌;凡违犯礼貌者便要受严词警告—&...

   一、  A不喜欢吃鸡蛋,每次发了鸡蛋都给B吃。刚开始B很感谢,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习惯了,便理所当然了。  于是,直到有一天,A将鸡蛋给了C,B就不爽了。她忘记了这个鸡蛋本来就是A的,A想给谁都可以。为此,她们大吵一架,从此绝交。  二、  有一年,很热的夏天,一队人出去漂流。女孩的拖鞋在玩水的时候,把拖鞋掉下去了,沉底了。到岸边的时候,全是晒的很烫的鹅卵石,他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 ...

从台北回纽约。 在出境大厅里看见一对情侣抱着痛哭,男孩子都排到验关了,却又跑回头,冲了过去,搂着女朋友哭。 好不容易,出了关,还看见他隔着玻璃对着女孩子喊:“求求你!别哭了!你再哭,我就不走了。” 接着是手提行李检查,见他一个劲地擦眼泪,差点把照相机忘在检查站。 上飞机,居然那么巧,他就坐在我旁边。 他不哭了,可是眼睛还有点...

一只火鸡和一头牛闲聊,火鸡说:我希望能飞到树顶,可我没有勇气。牛说:为什么不吃一点我的牛粪呢,他们很有营养。火鸡吃了一点牛粪,发现它确实给了它足够的力量飞到第一根树枝,第二天,火鸡又吃了更多的牛粪,飞到第二根树枝,两个星期后,火鸡骄傲的飞到了树顶,但不久,一个农夫看到了它,迅速的把它从树上射了下来。 牛屎运让你达到顶峰,但不能让你留在那里。  语丝感受:火鸡本来就不能...

       人,小时候简单,长大了复杂;穷时简单,阔了复杂;落魄时简单,得势了复杂;君子简单,小人复杂;看自己简单,看别人复杂。这个世界其实很简单,只是人心很复杂。其实人心也很简单,只是利益分配时很复杂。人,一简单就快乐,但快乐的人寥寥无几;一复杂就痛苦,可痛苦的人却熙熙攘攘。...

        偶然读到一篇英文文章,讲的是蚂蚁。       蚂蚁家族和和睦睦,忙忙碌碌,母蚁生儿,公蚁持家,在我们从未看在眼里放在心头的原野繁衍生息,想不到小小生灵,竟活得如此滋润如此有秩序,尤其令我震惊的是它们面对灾难时的行为。野火烧起来的...